苗疆蠱事 第二十五章 血夜前奏曲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臺階長長,周邊有那氣死風燈在微微照著光明,一點點兒光,弄得這山道昏昏暗暗,山里面這溫度清涼,不過濕氣也重,讓人鼻子不舒服,在這樣的夏夜里,我和雜毛小道沿著臺階緩步而下,本來是一件十分愜意的事情,然而隨著山風有那淡淡的血腥味傳來,不由得讓我們心中一驚。

我和雜毛小道的肌肉都繃得緊緊,一邊大聲示警,一邊快步朝著山下那血腥味的來源,奔跑而去。

此處與那峰頂相隔不遠,雜毛小道聲音渾厚,如此高聲喊叫,峰頂自然也有了動靜——有人知曉,我們便無所顧忌,將身上背負的木劍給拿在手中,疾奔而下,很長的一段路程,很快就順著臺階邊緣的一截小路翻下,正想往前追,余光中看見山下也沖上來幾個黑影。

兀自心驚,橫劍戒備,誰知那為首的黑影朝著我們這邊高聲喊道:“蕭師弟,你們那邊發生了什么事?”

原來是前來接應我們的朱睿、龐華森和張欣怡三人,我心急血腥味的來源,也不急著打招呼,轉身疾跑,留下雜毛小道在后面招呼眾人:“剛剛下山,便有一陣濃重的血腥味傳來,快快隨我去察看!”

轉入小路,光線頓時就變得更加昏暗,又復行了好一會兒,那氣味只是隨風一陣,過后便沒有,我循著印象大概搜尋,終于確定了一個區域,滿眼的草叢,四周山林仿佛藏著無數魑魅魍魎,在里面爬行著,陰森恐怖,根本無法找尋,于是只得停下來了腳步。

身后的幾個人也跟了過來,詢問有沒有發現,我搖頭,說消失了。

這時震靈殿也從峰上趕來了人,因為是非常時期,大家都十分戒備,一來便來了二十幾人,為首的正是李澤豐。大家相聚一起,便談起了那一股血腥味兒,似乎還很新鮮,只可惜此處亂草叢生,光線又暗,看得并不仔細,無法找尋。

聽到我們這般說,朱睿不由得笑了,說嗨,這好辦啊,龐華森的鼻子比狗還靈,讓他聞聞?

其實不用朱睿說,龐華森就已經在行動了,就在我們議論這血腥味是不是那個兇手再次殺人留下來的時候,龐華森已經從草叢深處,拎出了一頭毛茸茸的小東西來。

這是一只體型癡肥的松鼠,渾身有著金黃色的柔順毛發,像玩偶一樣,尾毛多而蓬松,像最美麗的圍脖。這個小東西的長相十分討人喜歡,然而在它的脖子處卻有一個血肉模糊的傷口,仿佛是被什么東西給咬出來的一般。

原來血腥味竟然是來自這里,那震靈殿的弟子瞧向我們的目光就變得有些奇怪了,仿佛在責怪我和雜毛小道大驚小怪。

我也覺得有一些烏龍,摸著頭不說話,然而這時卻有人認出了這小東西來:“這不是包子師姑奶奶的那小松鼠么?”聽到這話兒,本來都已經準備離開的眾人又圍了上來,紛紛上前來瞧,也都確定了:“還真是啊,以前看見她帶來山上玩過呢……“

瞧見這小東西一命嗚呼,也有的人開始擔心了,說這小姑奶奶不把自家的寶貝看好,這會兒死在我們的山腳下了,不會怪罪我們吧?

聽到這話語,又想起傳功長老那女弟子的各種難惹、難纏之處,震靈殿弟子都驚恐地往后退,有人點頭,說一定會的,這個小姑奶奶自把這小松鼠從后山帶回來之后,就當最喜歡的寶貝兒一樣養著,嬌慣得很,她倘若是知道自家松鼠給啃了,一定會抓狂的……

這話說完,我頓時感覺擁擠的身邊一空,空氣都清新了許多,原來那些衣冠不整的震靈殿弟子全部都跟打了雞血、百米賽跑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留下了我們高手隊的這幾個成員,以及李澤豐等幾個負責的弟子。

不過即使留了下來,李澤豐也略微忐忑,跟我們商量,說這茅山境內的野物也多,說不準就是什么野貍子將這小松鼠給啃了,不過它既然是在峰下,便與我們沒有什么關系,我也先回去了,家師只怕這會兒,就要回來了。

說完他也倉惶離開了,雜毛小道抓著這頭生前可愛癡肥的小松鼠,蓬松的尾巴拎起來,眉頭不展。

龐華森見他私有懷疑而不肯離去,笑了,說克明你是有多日沒有回我茅山,對我們這里的野物,只怕是沒有什么記憶了——無論是狐貍,還是野貓子,都兇得很,這頭松鼠雖然機靈,不過倘若惹到那些東西,肯定是力敵不過的。唉,包子沒有將它看好,死了也是沒法子的事情。

雜毛小道似乎能夠想到包子失去一直陪伴著自己的小伙伴時,可愛小臉兒上那悲戚的表情,不由得嘆息。

他心中不忍,找來一個包袱將其包裹住,說死要見死活要見人,無論如何,都要給包子一個交代的。

朱睿、龐華森等人是過來接我們到刑堂開會的,沒想到正巧撞上了這事,這邊確定之后,便帶著我們離去。那茅山刑堂在茅山弟子心中,是一處讓人恐懼的去處,似乎是在那后山山谷中,刑堂長老劉學道平日里是不怎么出現的,極為神秘,那天大典出現,多少也是為了照顧陶晉鴻的面子,方才如是,不過我們并不用去后山山谷那神秘所在,而是來到鏡湖旁邊的一處樓閣。

這里被暫時當做了刑堂的駐所,專門處理茅同真突然死亡的案件,以及追查潛入茅山者等相關事情。

不多時,我們便來到了這處樓閣中,里面燈火通明,十余對來自各峰各殿的高手在此匯聚,除此之外,還有很多胸口縫卍,身穿黑色道袍的刑堂弟子,朱睿領著我們在大廳中落座。

我們是來得最晚的,身上還有血腥,大廳中央一個面相古拙的中年人皺眉問朱睿是怎么回事?這個中年人我們也認得,他是在這里主持工作的劉學道座下大弟子馮乾坤,觀其行為氣勢,倒也是一個厲害的高手,朱睿如實稟報,馮乾坤點點頭,表示知曉了,不過也沒有多說,清了清嗓子,朗聲說道:“既然人都來齊了,那么我們就開一個碰頭會,講一講茅同真長老遇害的案情,并且匯報一下今天的進度……”

馮乾坤在臺上講話,發言倒也簡明扼要,通報了案情,以及今天搜尋的地方,然后作了些分析,這殺人兇手無外有三,其一乃邪教覬覦,這個是有前科的,近兩年來,不斷有邪教,甚至是這道門中人,試圖潛入茅山,所為的,就是查探陶掌門是否成就地仙果位的消息;其二則為內鬼,有人與茅長老有私仇,故而殺害于他,最后的可能就是內外勾結,若真的是如,問題就變得很嚴重了……

其實我們都是些做具體事情的人,馮乾坤也沒有將話講得多明白,只是將那兇手有可能藏匿的地方,給我們講明,并且提醒我們,那個兇手是一個用劍的高手,千萬不要單獨行動,不然一命嗚呼了都不知道,也怪不得誰。

這邊的會快開完了,馮乾坤在布置任務,突然有一個黑袍弟子從門外匆匆跑進來,向里面通報道:“掌燈真人符鈞遇襲,身受重傷,兇手向后山逃去,劉長老等人已經追過去了,吩咐我們去支援呢……”

這話兒一說出來,大廳里近六七十號人都不由得嗡的一聲,炸開了鍋,嘰嘰喳喳議論起來,而馮乾坤也是個極有擔當的人,當下也不慌張,冷著臉大聲喝停,然后開始布置任務,何人留守防備,何人前往震靈殿勘察,何人隨他一同前往后山去與他師父匯合,諸事都安排得妥當,條理清晰。

布置完這一些之后,他還特地走上前來,與我和雜毛小道拱手,說此行追擊的高手不多,煩請兩位隨我一起,前往后山增援。我和雜毛小道點頭,說好,敬聽吩咐。

緊急時刻,大家也不多言,匆匆收拾好身上的物件,然后朝著各自的方向奔行。

先前我們所用的那紙甲馬并不是統一裝備,所以只有三兩個人快速跑去,而其余人則按照自己所分的小組奔行,我的心中焦慮得很,知道包子那松鼠的死亡也許并不是偶然,說不定就是那個潛入的兇手聲東擊西的手段,“他”必定是引開了震靈殿的眾弟子,才得了空隙,偷襲成功。

如此一想,我的心中充滿內疚,然而沒走多遠,在我旁邊一直保持速度跟隨的龐華森突然身體一歪,人便栽倒在了草叢里面去。

這突如其來的狀況嚇了我一跳,我們小隊都停留下來,圍上來,馮乾坤從我們身邊經過,也不停頓,吩咐朱睿和我們照看,他先過去,一會兒跟上。我們幾個圍著龐華森,問他怎么回事?他沒有說話,嗓子里發出嗬嗬的聲音,仿佛喉嚨有痰,呼吸不暢。

朱睿和雜毛小道在前面圍著,我也看不到什么,正想擠上前去,卻聽到張欣怡指著龐華森的手掌尖叫:“毛,毛……”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苗疆蠱事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2014排列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