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蠱事 第二十五章 大紅燈籠高高掛,無盡龍吟滾滾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是的,就是深淵魔物,那是一種遠比矮騾子、害鴰以及河童等靈界來客要更加恐怖、強大的族群,無論是薩庫朗血池召喚出來的小黑天,緬北魔羅,還是楊知修或者閔魔所研修而出的天地真魔,又或者洞庭龍島山崖之內由通臂猿猴帶領的一眾魔物,皆是此物,而當年耶朗乃至巫咸所鎮壓的地底深淵,也即是此界裂縫出口。

只有這樣的東西,才會僅僅只是一震之力,便能使修為并不算低的莫小暖吐出來的淤血,充滿侵略性。

我們乘坐的小船被轟散之后,江面上的船只開始分散開來,那些落水的人也陸續被其他船上的家伙甩出船篙或者拋繩拉起來,這些人里面唯獨沒有見到雜毛小道。我知道這個家伙應該是趁著這亂子潛入水中查探,所以也并不擔心,站起身來,沒有理會那些紛紛上前假意關心莫小暖的一干人等,而是展目四望。

我瞧見朦朦朧朧的前方,在水面之上掛起了一連串的大紅燈籠,每一組燈籠分作兩邊,左右相隔幾十米,每串足有五個,仿佛憑空生于水面之上,然后遙遙通往遠方,紅色的燈籠在大霧中散發著微微的光芒,一對又一對……

而水下的戰斗依舊還在持續,那些船上劃槳撐船的漢子在居中大船的統一指揮下開始分散,有人拿著尖端鑲鐵的船篙猛戳江底,有人直接跳入混濁清冷的江水里,也有人在水面上撒下了冥紙,那成百上千億數額的冥幣在水面上漂蕩著,遠處微微的紅光映襯,將場面弄得頗為詭異。

我砸落在這艘船上的乘員并非是與我們一起從湘湖郴州莽山而來,而是另外一行人,彼此間都不認識,他們都是邪靈教位于各地鴻廬的精英分子,本來是滿心歡喜地覲見總壇,卻不料路途竟然這般的兇險,還沒有接近便要受到那生死之間的考驗,不由得一陣慌張。

當然,邪靈教中最不缺的就是亡命之徒,有人直接操起手中順手的玩意,一雙眼睛珠子瞪得滾圓,死死地盯著水面,準備在總壇山門之前大發神威,建功立業。

而水下的那東西一直在持續,陸續又有兩艘小船給直接頂翻,而就在那東西竄出水面的那一霎那,我也終于瞧見了那個貿然闖入的恐怖怪物,并非我所擔心的二毛以及小妖等人,而是一頭全身呈紡錘形的巨大魚獸,它擁有著修長似劍的長吻和鯊魚一般的骨質豎翼,外型有點兒像接近滅絕的中華白鰭豚,但是它長約兩三丈的身子以及頸旁十來根發黑帶毛的箭形觸鰓,卻顯示出此物與我們尋常所見到的生物有著明顯的區別,反倒是有點像是我們以前所見過的那洪荒巨怪,鮨魚。

視線朦朧,但是并非沒有明眼之人,我旁邊一個戴著黑框眼鏡的老頭驚訝喊道:“阿難魔豚?”

這人認識此物,我也起了好奇之心,問這位教友,你可是認識這東西?

那老頭點頭應是,說佛經里面有個小故事,說當年二祖阿難尊者還未成為釋迦牟尼佛的十大弟子之一時,過摩登伽河,曾受此魔豚逐咬,二祖未曾反抗,以身飼魚,奄奄一息,后得佛祖拯救,成就尊者,而那吞噬了阿難尊者血肉的魔豚,則被世人喚作阿難魔豚,視為佛陀修行道路上面的大敵……

邪靈教前承白蓮教,而白蓮教乃中亞摩尼教與佛教教義混雜而成,此人精通佛典也屬正常,至于那佛經之中的事情,很多其實也是在當年那萬圣齊輝、百花爭鳴的萬法時代,那些大神通者與靈界、深淵的溝通和交手之后,被寫進了經書和佛典里面故事,是最基本的傳教手法,春秋筆法,亦真亦假。

倘若真的如此人所講,那么這一頭巨大水獸,恐怕真的不是那么好對付的了。

想到這兒,我不由得擔心起潛入水中那許久沒有動靜的雜毛小道起來。

而那個戴著黑框眼鏡的老頭并沒有結束,他繼續說道:“不過據書上記載,阿難魔豚并非一只一只,從來都是成群結隊的……”他這話兒都還沒有說完,居中遙遙掌控場面的那艘大船突然一震,下方竟然有四五頭一般模樣的巨大魔豚將其一頂,直接托出了水面來。

這些阿難魔豚的嘴部是長長如劍一般的角質物,高速行駛而來的時候,有著恐怖的沖擊力,而剛才我們的那艘船便是被這劍吻給如同熱刀子切牛油一般破開的,毫不費力。然而這些囂張的畜生至此終于碰到了敵手,那大船不但沒有直接碎裂,而且緊緊懸出水面一米高下,便止住了往上彈起的趨勢。

萬事只有對比,方才知道不易,這一、二、三、四、五,總共五頭阿難魔豚一同從水下上頂的力量到底有多恐怖,剛剛經歷過一次船毀人散的我心里是有底的,而瞧那艘大船的材質也只能算是一般般,便知道坐在那船里面的,果真如同我先前猜測的一樣,是個大人物。

也只有相當于十二魔星一般的人物,方才能夠將那只有普通材質的木船維持不散,并且穩穩鎮壓住這些魔豚。

想到這里,我竟然和身邊的邪靈教教眾一般,都伸出了脖子,朝著那大船上面瞧去。

因為船與船之間是有著落差的,而且江面上的霧氣如紗,所以瞧得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瞧見那大船微微一震,從里面跳出一個身穿黃色長裙的身影來,雙手微微往下一拍,那木船便以泰山壓頂之勢,直接將那五頭阿難魔豚給復壓了回去;而與此同時,那黃衣人手中突然飛出了一束金色絲束,直入水中,浸水之后一陣追逐,最后倏然一動,那絲束便繃得筆直。

在下一秒,還在船群之中縱橫的那阿難魔豚一聲哀鳴,給那黃衣人給拉上了空中來。

一道干凈而利落的刀光閃過,那阿難魔豚給一刀斬斷,斜四十五度角,從小腹到魚頭,一拉而過,撒落一大堆黏糊糊的內臟。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而當真正的兇神站出來的時候,那些恐怖的水下殺手在同伴的尸體刺激下,不但沒有激發出血性,反而倉惶逃離而走。

不過在那個黃衣人的關注下,即使是想逃,也不會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很快,在金色絲束以及一柄利落至極的尖刀之下,又是一頭阿難魔豚無奈死去。

黑框眼鏡一臉崇拜地看著大船之上,神情激動地低聲喊道:“果然不愧是最年輕、最有銳氣的星魔大人,光憑這兩手,便沒有人敢說她僅僅只是繼承了父輩的光榮!”

星魔?我拉了一下那個神情振奮的老家伙,說教友,這星魔大人,到底是何方人物?

那人用看鄉巴佬的眼神瞧了我一眼,不過他顯然是星魔的粉絲,激動地解釋道:“星魔大人是寶島臺灣日月潭鴻廬的主人,是十二魔星中最年輕的一個,她與右使大人并稱為厄德勒雙姝,很厲害的好不好?她的背景雖然跟右使一樣,爺爺是當年流亡臺灣的老星魔,但是到了她這一代,可是用實力,一步一步,打遍了整個日月潭鴻廬,才奪得尊位的……”

這星魔老粉絲狂熱地介紹著那位偶像級魔星,然而四處逃散的阿難魔豚卻并不理會這些,在往外圍逃逸的過程中,總有一些家伙耐不住心中的狂躁,竟然又想要順手牽羊,準備將我們這一船人拿下。

劃船的那個家伙是個高手,早一步發現,大聲示警,并且手掐法訣,那漂浮在江面上的冥幣立刻燃起了冷冷的火焰,閃耀寒光。不過拯救了我們這一船人的并非船老大,而是雜毛小道和在水里差一點兒作了水鬼的王珊情,這兩人合作,竟然在那阿難魔豚上浮之際,將這一頭給活活弄死。

雜毛小道不敢發揮出多大的能力,所以這戰斗倒是讓王珊情出盡了風頭,雙手一劃,直接將那阿難魔豚碩大的頭顱給取了下來,然后把那東西的腦子給掏出來,籃球一般大,這女人毫不顧忌旁人的觀感,作了幾口,直接吞咽下肚。

就在大家伙兒各自為戰的時候,一陣大風吹來,將我們之間的這些濃霧給全部驅散,而在那水上燈籠的盡頭,則有一股極強烈的氣勢襲來,還未有反應時間,我便見到有一個素衣長裙、作古代裝扮的女子踏著水面而來,剛開始還隔得極為遙遠,而下一刻卻幾乎近在眼前。

于此同時,從水中、從天上、從泥土里,隱隱傳來一聲滄桑洪荒的龍吟之聲。

嗡……

這真真切切的龍吟聲一響起來,便有一股陰寒而濃郁的氣息自上而下,將我們壓制,雙足陷于船板之下。我心中狂震,難以置信地望著那個女人的腳下,想看到在那兒,難道還有真的有一條龍在鎮守邪靈教山門?然而我終究沒有看到那腳底真龍,而是瞧見那白衣女子的胸部……

哇哦,好大??!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苗疆蠱事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2014排列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