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蠱事 第八十章 骨龍取義,水滴脫離 為194萬推薦票加更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這巨大的手掌遙遙拍來,強烈的風呼呼地刮,拍打在人的臉上像刀子一般刺痛,傾天而下,仿佛整個世界都要崩塌下來一般,可以想象得到,若是被這樣的巨掌給拍個正著,只怕整個船都要給翻到河里去,而上面的人則悉數化作了肉泥,不存于世。

瞧見那手掌是一直跟在麻繩兒的身后,而那條小青龍歪歪扭扭的方向,卻是朝著我們這艘船上飛來,面對著這樣強烈的壓力,總有些人會崩潰,他們曉得這條麻繩一般粗細的似龍生物跟我或者雜毛小道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便忍不住朝我大聲懇求,讓麻繩兒不要過來,最好能夠幫著再抵擋一下。

這要求無疑是非常過分的,就在剛才,虎皮貓大人和麻繩已經幫我們爭取了足夠的撤離時間,而此刻的它們已經是油盡燈枯,再也難以為繼了,我哪里還能對它們再提什么要求呢?

不過面對著同一船人眼中那殷切的期望,我的心中瞬間就變得無比沉甸起來,將鬼劍握緊,讓小妖把因為太過疲憊而收起來的二毛再次放出,好讓我騎著過去,免得連累眾人。然而小妖抱著全身虛脫的虎皮貓大人沒動,不知道是在生氣,還是喚不出二毛來,而這個時候大師兄也走過來攔住了我,說如果這就是命運,那么就讓我們所有的人,來共同承擔吧。

小青龍越來越近了,以我的目力能夠瞧見它不再是一道青光,而是一條麻繩兒般的實體,依舊是袖珍的龍形,只不過往昔的神駿不再,那一身細密的鱗片破爛,腦袋上柔軟的犄角也好像斷了一小截,流出了乳白色的汁液,這應該是它出道以來所面臨的最殘酷的一場戰斗,靈動如它,此刻也飛得搖搖欲墜。

麻繩兒看著雖小,但是卻能夠發出震徹天地的宏偉龍吟來,不過此時的這聲聲悲切,聽在人耳只中,就像是哭泣。

小青龍到底還是太過于年幼了,根本沒有經歷過什么大的風浪,對于力量和規則的領悟也遠遠比不過縱橫洞庭湖的黑龍,此刻朝著這邊飛來,也是讓人心疼無比。遙遙望著遠方的邪靈小鎮被黑暗侵蝕,黑色巨掌傾天而來,船上所有能夠排得上字號的高手都集中在了船尾,手持著各式法器,等待這最后一刻的來臨。

我右手執著鬼劍,而左手則抓著久違的震鏡,想著這東西或許也有一些作用的。

麻繩兒似緩實快,倏然而至,幾乎是依著慣性掉落下來,朵朵騰空而起,接住了這小家伙,而我們頭頂的天空也在這一刻突然黑了,所有人都發出了平生最大的吼聲,準備最后一戰,然而就在此刻,船前的水流突然一動,那船體給某樣東西往著黑曜石牌樓那邊猛然一推,滑行而去,接著一道灰白色的東西從水中沖出,直接頂住了那只巨掌。

巨大的慣性將我們推向了船前,大家在甲板上骨碌碌地滾動著,有人甚至騰空而起,朝著水下跌落而去,然而我卻一把抓住了船舷之后,顧不得其他,猛然回頭望去,但見那道灰白色的東西,竟然是先前駝著洛氏姐妹離開總壇的幽冥骨龍。

這條有著數百米體長的骨龍此刻竟然又返回來了,用那殘破的腦袋直接頂住了黑暗中的巨掌,兩相碰撞,立刻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大響聲,而大船原先所在的水域被這爆炸的力量攪動,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碗形深坑,然而出人意料的事情是那看似并不厲害的幽冥骨龍竟然直接就頂住了這巨掌。

不但如此,它還張開嘴,一下咬住那黑霧彌漫的掌緣,大口大口地吞噬著,仿佛饑惡的食人魚。

我們身處的大船一片混亂,搶救落水人員以及起航這些事情自有人做,而我們幾個人又重新聚在了船尾,我看著那條幽冥骨龍正在與巨掌不斷拼死搏殺著,感受到那幽冥骨龍與先前似乎有著截然的不同——以前的它仿佛僅僅是一具骨架子,而此刻,我似乎又瞧見了洞庭湖深處那條黑龍的身影來。

“覺醒了!”

虎皮貓大人現在已經被交到了朵朵懷里,不過它并沒有以前的興奮,而是奄奄一息地無力說著,這句話提醒了包括我和大師兄在內的所有人,因為我們看到在那一場風起云涌的拼斗中,作為不分勝負的一方,幽冥骨龍殘缺的頭顱內里突然燃起了一點金黃色的火焰來。

這火焰微弱,不斷地跳躍著,仿佛下一秒鐘就會熄滅一般,然而它卻一直散發出了溫暖的光芒,將充滿邪惡狀態的幽冥骨龍照耀得圣潔無比。大船起航了,朝著山門處快速行駛而去,大師兄看著那頭熒熒發光的幽冥骨龍,輕輕感嘆道:“真龍啊真龍,這個世界上怎么會有這樣神奇的存在呢?”

轟,我們腳下的大船使用了燃油動力,螺旋槳的高速旋轉給它提供了強大的動力,那巨大的骨龍和手掌在我們的視線中越來越遠,拼斗的聲音也變得越來越模糊,吞噬一切的洶涌黑潮被骨龍截止住了,但是對洞天福地的影響力還是十分巨大的,江邊兩側的燈籠熄滅了許多,而現代通訊手段卻又沒有作用,大船的舵手只有憑著經驗在前行,一路行船狂奔。

走了許久,似乎離開了邪靈教總壇的范圍,某一時刻,我們似乎聽到大地一陣顫抖,那江水左右搖晃,將船震得東倒西歪,此時的我已經離開了甲板,走進了一個單獨的艙室里面來,沒有再關注黑黝黝的后方,而是心疼地瞧著慘不忍睹的小青龍和虎皮貓大人——特別是虎皮貓大人,我瞧見它背部以下的羽毛都沒有幾根了,血淋淋的一團,露出了丑陋而可笑的表皮來。

它這模樣十分狼狽,心疼得朵朵連忙借了肥蟲子,給這肥母雞疏通了好幾回腸道。

因為這些小伙伴的特殊性,大師兄給我們安排了一個難得的單間,正在與大家說著話,這一震直接使我從床上跌落下來,滾了好幾轉。我剛剛一爬出起來,便沖出船上甲板去,找到在船尾忙碌的大師兄,問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師兄告訴我,說我們已經沖出了邪靈教總壇洞天福地的籠罩范圍了,而剛才那一下,估計是幽冥骨龍攜帶著山門大陣的威力,與那巨手、以及容納它的無盡深淵作了最后對撞,將其封印在迷失的時空中,如果是這樣,估計從此之后,這個世界上就再也沒有邪靈教總壇這處洞天福地了——當然,這個說法只是我個人的猜測而已,如果能夠得到虎皮貓大人的確認,那應該更有可信度了。

所謂的洞天福地,這個問題許映愚曾經與我做過探討,他并沒有從巫傳道法的說法來闡述解釋,而是告訴我,說倘若我們的世界是一塊布,有起有伏,那么洞天福地則是布上的露珠,它與我們的世界有一定面積的接觸,可以通過某些方法進出,但本身卻又是獨立的世界,從量子力學的上面來講,應該算是存附于三維空間的高維度空間。

倘若如是,那么一旦露珠脫離了布面,那我們的確是不能夠再次進入了。

幽冥骨龍所做的,就是取消了這個接觸面。

對于大師兄的提議,我搖頭否定了,說虎皮貓大人剛才不知道是使用了什么手段,此刻已經是精疲力竭了,我更愿意讓它安安穩穩地睡上一覺。

大師兄笑露出笑容來,沒有說話,拍了拍我的肩膀,讓我先回房休息,而他需要去前面的船隊與總指揮會合,討論事情。

我返回房間里,發現虎皮貓大人已經像一只死母雞般酣然睡去,而麻繩兒盤在梁上沒有動靜,倒是朵朵和小妖似乎在爭論著什么,我許久沒有見到這小姐妹倆了,顧不得一身血污,過去一把摟住她們,說你們在討論什么呢?

朵朵不討厭我的親昵,但是小妖卻直接一腳踹了過來——這妮子自從長大了身形后,越發地有了男女之防,我根本就占不得她一點兒的小便宜。不過她倒也沒有用力,而是任我坐在木板床上,然后回答我道:“剛才朵朵問我,說那個大咪咪姐姐,是不是雜毛叔叔的女朋友?”

呃,現在的這小屁孩兒怎么都這么八卦???我摸著鼻子沒說話,小妖話音一轉,然后又說道:“還問我,說那個短發的小美女,好像很喜歡她的陸左哥哥喲,不知道你本人會不會喜歡她呢?”

面對著這么犀利的問題,我終于敗下陣來,顧左右而言它地應付了兩句,正為難,這時門一開,卻是雜毛小道從前面乘著小挺趕了過來。一番交流之后,我才知道自己已經出現在了長江中游的宜昌附近,而所有的事情也差不多已經落幕了。我們正交流著,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了叩門聲,說總指揮要見我們。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苗疆蠱事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2014排列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