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蠱事 第三章 眼中的小事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乘飛機從南方市直航栗平機場,坐了這么久的免費飛機,小妖和朵朵難得地買了張票,看著這藍天白云在身邊如止水一般,心情莫名地就好了許多來。大伯出的這事兒,對于他和他們家來說也許是件天大的事情,但是在我的眼中,只不過就是一段小插曲而已,離家漂泊良久,方才曉得什么叫做寧靜的港灣,我回來,不過是有些疲了。

這機場是小機場,一個星期只有幾班飛機,去過的人也許曉得,地方也十分偏僻,別說出租車,就是三蹦子都沒有,不過我先前有聯系過家里面的朋友馬海波,這哥們現在榮升縣副局了,不過倒也是能夠抽得出空來,專門過來接我,剛剛一出來,便瞧見一身警服的他在出口等我。

我拖著行李走出來,他沖上前來,一把將我給抱住,說好久沒有見你了,你要不打這個電話,我都以為你這大人物把我們這些苦哈哈的窮親戚、窮朋友都給忘記了呢。

馬海波是我剛剛出道時交的朋友,也算是不打不相識,不過這些年來我走得太遠了,跟他的世界已經完全重合不上了,所以也好久沒有見面。不過所謂朋友,不就是許久未見,一聲招呼便立刻出來么?我的朋友不多,馬海波算是一個,這個跟身份地位都沒有關系,所以我也把他抱起,說嘿,哪能呢,就是忙,這不,一回來就聯系你了?再說了,你現在都是大局長了,我媽還老跟我提起你來呢……

馬海波知道我已經加入了那個神秘的有關部門,但是并不曉得我現在的地位,不過他也蠻有組織紀律性,并不發問,而是與我敘些舊日情誼,沒說兩句,發現了旁邊還站著兩個天仙兒般的姑娘,這才曉得是與我一起來的,嚇了一跳,訝然地指著朵朵說道:“這是老黃家的那個丫頭?”

他說這話的時候,還下意識地抬頭看了一下天,我們是中午一點半從南方市出發的,在這兒差不多是三點多中,陽光雖然沒有正午烈,但是也相差無幾,馬海波見過朵朵陰魂時候的狀態,而這大白天地瞧見,仿佛見到了鬼一般。

他這反應在我的意料之中,不過那一雙眼睛瞪得碩大,倒也十分好笑,朵朵乖巧地喊了一聲“馬伯伯”,這話兒甜到了馬海波的心坎里去,這鐵漢子臉上僵硬的肌肉頓時就柔軟許多,心頭肉似得伸出手,摸了摸朵朵那西瓜頭的齊劉海,語無倫次地說好、好、好……

一番寒暄之后,我又與他介紹了小妖,面對著這個明媚靚麗的少女,馬海波倒是顯示出了幾分淡定,微微點了點頭。

馬海波穿著警服,同行的乘客屢屢回頭,一臉奇怪的表情,我這才感覺自己好像受到了犯人一般的關注力,于是沒有再停留在大廳里,與他一起出了外面來。馬海波是帶著司機過來的,將行李放好之后,問我先去哪里,回家還是直接去醫院?

我家在大敦子鎮的老宅已經荒廢了,而我父母看望了我大伯之后也回了栗平,想了一想,我準備給父母打一個電話,然后直接去鎮衛生院找我大伯了解一下具體情況。

電話很快就打通了,我母親表示回家不要緊,我大伯那兒可得趕緊去,免得他又想不開,偷偷去干傻事。

家事交代完畢,我掛了電話,才發現小妖和朵朵已經坐進了車里面去,而旁邊的馬海波還陪在旁邊等我,好像有話找我說,于是問怎么了?馬海波指了指坐在車上的小妖,笑了,說陸左啊陸左,你丫的眼睛還真的很刁,我說你和黃菲分手這么多年沒找,原來是擱這兒呢,那女孩兒模樣不錯,長得跟天仙兒一樣,不過看這歲數應該不大吧,有沒有成年???

我摸了摸鼻子,說你想到哪兒去了,她就是一個朋友,跟我沒有那門子關系的。

馬海波嘿嘿笑,說朋友,得,你這個人啊,從來都是這么被動。他調笑完畢,也不忙著走,而是跟我聊起了我大伯的事情。在來之前我打電話給他,說了這事兒之后,他便找人做過調查了,情況呢差不多就是這么一個情況,不過當時我大伯是有簽過一個協議的,同意置換宅基地,人家也補償了他兩千塊錢,這一點比較被動。

我說得了吧,現在的兩千塊錢還算是錢?瞧這節奏,我那傻大伯應該是被逼著簽的吧?

馬海波笑了,說你在外面混了這么多年,眼睛厲害,一眼就看出了這里面的貓膩,我也不瞞你,我大概調查了一下,你大伯的確是有簽過協議,雖然心里面有氣,但是怕得罪村長(注:村主任)家兒子,也就認了,后來聽說要征地賠款,這才覺得虧了,才有了這么一出,先前鄉里面讓調解處理,倒也沒錯,不過關鍵是你大伯被打了,這對方就不在理了,認真追究起來,倒是有很多文章可以做的,你放心吧,這事情我來處理,只不過是你要劃個道道來,我好曉得怎么弄。

我沉思了一番,說我哪里曉得什么道道,你這邊隨便處理一下就好了嘛。

馬海波見我表情不像作假,長舒了一口氣,說陸左你這么說我就放心了,既然你沒有什么意見,那我就陪你一起,去問問你大伯就是了。我瞧他一臉緊張,突然想起來,他之所以如此,大概也是怕我年少沖動,直接去找那事主一番擺弄,弄出一點什么大事情來,他也不好收拾——這事兒擱幾年前我或許會做,但是時至如今,不平的事見多了,才曉得快意恩仇并不能達到目的,反而是不斷地妥協與平衡,方才是真正成熟的處理方法。

我明白馬海波的難處,俠以武犯禁,像我們這些修行者其實是最讓人頭疼的人物,規矩什么的,還真的沒有什么束縛力。

明白了他的這個想法,我哈哈一笑,也沒有多說什么,攬著他的肩鉆進了車里面去。

從機場到大敦子鎮的衛生院并不用多久,大半個鐘頭就到了,我按照我母親提供的病房號,直接找到地方。其實我大伯喝農藥這事兒并不用住院,因為發現得及時,洗下胃就沒啥事了,不過我大伯媽擔心我大伯這狀態,所以也沒有敢往家里面領,先擱醫院住兩天再說,反正也有點兒燒到了胃,觀察觀察先。

我在門口碰到了我大伯媽,以前挺好的一老人,此刻頭發花白,人也佝僂了,瞧見我一陣激動,一把抓著我的手,說左啊,你終于來了。

大伯媽拉著我的手進了病房,我看到里面還有我一個堂姐,還有她七歲大的兒子,病房里面有四張病床,我大伯在最里面那一張,正悶著頭睡著呢,他們瞧見了我,好是一陣寒暄,我大伯也掀開了被子,看見我,黃黑色的臉也有了一些潮紅,大聲招呼著我過來坐下,一家人七嘴八舌,講起了這些天來受到的欺負。

我在宗教局的身份秘而不宣,在這些親戚眼里,我就是個在南方發財的小老板,據說還會些旁門左道,跟城里面的大官還有些關系。不過即便如此,也足夠讓人依靠了,嘰里呱啦,說得義憤填膺,傷心處還流下了眼淚來。

我大伯有些激動,拍著鐵架子床,大聲喊道:“三傻子那個畜生,他小的時候掉河里面,還是我把他救上來的,結果平白無故就占了我家的地,還把我給打了一頓,這口氣,我咽不下去啊……”

大家的情緒激動,七嘴八舌亂紛紛,我也沒有怎么說話,待他們都說完了之后,我才叫了外面等了很久的馬海波過來,把他的身份給我大伯他們家表明,然后問我大伯,說這些話如果是真的,倒是可以跟馬局長反應一下的。老百姓對穿制服的人想來都有一種畏懼的心理,驚疑不定地瞧著一臉微笑的馬海波,半天也沒有說話。

馬海波倒也溫和,平靜而沉穩地與他們說了幾句堂而皇之的話語,然后問我大伯有什么訴求沒有,我大伯蔫了半天,這才怯怯地說道:“我、我也沒得啥子想法,就是想讓三傻子把占了我家村口那片地還回來……”

馬海波搖了搖頭,說我是過來調查你被打的事情,至于宅基地,這個還需要到時候協商。他這話是藏了半句,真要把那三傻子抓到局子里面去,吃了什么,還不都給吐出來?不過我大伯家都不明白,糾結地說著話兒,這時那病房的門被推開,走來幾個穿制服的,熱情地過來喊馬局長,你怎么來這兒視察了……

接下來的橋段并不復雜,我也沒有什么興趣看馬海波怎么操作這件事情,病房里人多,于是伸著懶腰走了出來,出院子里來透口氣,結果瞧見前面一個提籃子的老人有點兒眼熟,仔細一看,卻是我一遠方堂弟陸言的父親,我也該叫他做三伯。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苗疆蠱事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2014排列三走势图